從弦月之美到米羅的維納斯之美

人氣1731
FRATA - 媒體報導 | 2009-01-06 17:50:24

時間是20081130的晚上,我欣賞了由中華民國截肢青年少輔健勵進會策劃的「弦月之美」才藝大展,在國父紀念館大會堂舞台上亮麗的表演,讓這場全台身障人仕的年度盛會引起更大的迴響,其間安排了楊傑、楊恩典兩位無臂男女口足書畫家的特別訪談,他們的人生奮鬥歷程及藝術的美感,讓我想到了二千多年前(約西元前2世紀)希臘藝術家以大理石雕刻的「米羅的維納斯」(Venus de Milo)美麗雕像。

上帝造物,除了追求完美,同時也安排了缺陷之美,滿月的飽滿壯闊與弦月的孤獨靜默同樣都是一種深刻的美。「弦月之美」是形容身障朋友們,在殘缺的人生中仍然勇於追尋肢體表演的極致,彷彿月亮不論陰晴圓缺依舊照九州。如果我們以美學史上的典範比喻,二千多年前「米羅的維納斯」,失去雙臂後卻被後世奉為造型藝術的典範,對身障朋友們就是一種貼切的詮釋。現在它被收藏在法國巴黎的羅浮宮博物館,與希臘的「勝利女神像」和達文西的「蒙娜麗莎的微笑」成為羅浮宮「三寶」,而這群朋友從十二年前開始公開展演,也在國際間引起極大的注目。

「米羅的維納斯」即使遺失了手臂,其身材比例之勻稱、神情之平靜高貴,體態之優雅迷人,被後世認為是女性美的典範和象徵,是典雅和諧之美的高度展現。在遺失雙臂之前,其最初完整的雕像到現在仍是一個謎,但有了缺陷之後,雕像又形成自己結構的完整性,毫無損及我們對她的欣賞;從另一方面看,缺少手臂的部份,就像是中國繪畫中的「留白」,容許觀賞者想像空間,或許更具韻味和趣味。同樣的,當我們看到傑出身障才藝人士,頂著比常人更辛苦的訓練過程,在舞台上升華生命的悲喜,是不是如同維納斯般的美呢?世事永遠美好與憂傷並存,因為美好,因此有了生活的況味,因為憂傷,讓人值得闖盪無懼。在他們身上看到的身體語言是赤裸、坦白、真誠的精神氣質,難以言吐的人生悲劇在表演的過程中被征服,驗證了卑微生命的存在。

所有偉大的藝術堅持者,其人生和其獨步的技藝一樣,都值得仔細端祥。古希臘的藝術家們認為,勻稱協調的美可以用適當的數字比例呈現出來,而這個美的比例就是所謂「黃金分割比值」的運用。觀照2008年第十二屆身障人仕才藝大展,不管是音樂、舞蹈、戲劇的演出,每一位朋友的生命都是一段黃金比例,像一座座傲岸的雕像,挺立於各類風霜挫敗的人生,不向命運之神低頭,甚至邀請上帝共舞,他們的舞步不帶詩意文風,卻更真實的貼近人生的地表。

人氣1731